歡迎來到文案迷,我們是一家專注于廣告文案、廣告詞、廣告語的網站。

蒼穹之下 第四集:煤怎么了?

2017年02月22日   相關:霧霾 環保 柴靜ChaiJing
    柴靜:全世界都要燒煤和油對嗎?我們的煤怎么了?你們知道中國燒了多少煤嗎?2013年的時候我們已經是三十六億噸了,但你知道全世界其他國家燒了多少煤嗎?我們比全世界所有其他國家加起來燒的煤還要多,上一個達到過這樣消費量的是1860年的英國,但在這之后,他們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解說:在南威爾士被廢棄的礦坑深處,埋藏著英國工業時代的心臟,它曾經驅動過一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帝國,也給這個國家帶來一場,可怕的黑色災難。
 
  這四根煙筒103米高,他們是英國工業時代巔峰時期的象征,巴特西火電站,1930年代它建成的時候,它每個星期大概要燒掉一萬噸煤來維持倫敦五分之一的電力,倫敦幾乎可以說是吃煤為生,從火車、輪船、鐵、鋼、日用品,整個倫敦就像是有上百萬座微型的火山,正在噴發,因為燒的是大量的劣質煤炭,而且是低空排放,家庭壁爐的煙囪,帶來的污染,是工業的兩倍。
 
  在漫長的歲月里面,倫敦已經被煤煙浸透了,人們戴著口罩上學,戴著口罩購物,戴著口罩遛狗,戴著口罩親吻。
 
  災難來的那天,是1952年的12月5號,冷空氣橫跨了英吉利海峽,覆蓋了整個泰晤士河的河谷,把煤煙控制在了云層之下,辦法擴散。
 
  視頻片段:毒霧正在逼近,市民感覺呼吸都變得困難。
 
  解說:人們走在大街上沒有辦法看到自己的腳,甚至要靠盲人來領自己回家,交通警察用大燈照著自己,免得被車撞倒,全倫敦,一片死寂,你只能看到救護車,因為他們要運送那些生命垂危的人,但是他們走在街上只能靠前面有人拿著火把來為他們照明。
 
  前前后后,在這場大煙霧中死去的有一萬兩千人,死者的肺部組織切片,經過檢驗被確認他們似于長期吸入燒煤產生的黑炭和短時間內吸入的高濃度的含有重金屬的顆粒物。
  清潔空氣聯盟的測算顯示,倫敦當時空氣污染的程度可能遠超中國當下,雖然當時并沒有PM2.5的檢測,但是大煙霧事件發生時,二氧化硫的濃度超過世界衛生組織標準的190倍,比中國PM2.5超標的倍數高出一個量級。
 
  柴靜:所以在1960年代在這個大煙霧事件發生完之后,其他的國家,紛紛開始減少和控制自己的煤炭用量,但當時恰逢中國,改革開放的開始,這個已經封閉了多年和落后了多年的國家,迫切地需要一種巨大的能量能讓自己起飛,它的選擇是煤炭,這是它增長的曲線。
 
  能跟隨我們其后的是現在的印度,印度很快會成為世界上第二大煤炭消費的國家,而且印度的工業現在對重要的污染物的排放,還沒有規定的標準,印度也是世界上空氣污染非常嚴重的一個國家。
 
  那中國這么多煤用在了哪兒呢?2013年的這三十六億噸我們可以看一下,它其中三億八千萬噸燒在了京津冀,而在三億八千萬噸當中,有三個億燒在河北,我覺得很意外,因為我一直覺得是我們山西人才燒煤,河北什么時候燒成這樣了,清華的郝吉明院士告訴我說,你聽每聽說過,全世界鋼鐵產量排名。
 
  他說是,中國第一,河北第二,唐山第三,美國第四,還補了一句說,唐山瞞報的產量第五,用煤多,工業多,不一定代表污染吧,別的國家業用鋼啊,他說你去一趟唐山看看就知道了,所以去年的十月份,我就跟環保部的華北督察中心,一起帶著無人機去唐山,想去巡航一次。
 
  張大為:那有一股煙看見了么,現在是霧霾太大不清楚。
 
  柴靜:現在這天氣,都看不太清。
 
  張大為:那個看著點后面,有沒有人過來。
  柴靜:現在聞到這個特別嗆的二氧化硫的味,應該就是煙塵。
 
  張大為:現在我們可以看,從邊上漏出來的煙塵非常的多,這些煙的話,都通過無組織排放,最后都排放到大氣。
  柴靜:除塵罩怎么不開啊。
 
  員工:開著呢。
  柴靜:開著那怎么這么大煙塵呢。
 
  員工:開著呢,往上吸呢么。
  張大為:我靠,下面是什么你看,我下去確認。
 
  柴靜:這絕對是職業生涯中最驚險的一幕,天哪,太嚇人了。
  張大為:停停停停停。
 
  柴靜:掉下去人了。
 
  當時掉下去的就是環保部華北督察中心這個巡視員張大為,我們當時都嚇壞了,就因為這個工廠里頭,夜里頭沒有燈,也沒有任何警示,這兒有一個差不多三米深的坑,里面都是鋼筋跟水泥,大為想下去看一看,到底這個地方有沒有排污,結果就掉下去了。
 
  幸好沒有受太大的傷,然后我們就把他連夜送到醫院,又送回北京,但最讓我意外的是,花了這么大的代價,這么多堅信,我們也明明拍到這些排污的證據了,最終這個企業沒有受任何處罰,我問大為為什么?他說你去問問我的領導吧。
 
  熊躍輝:有百分之六十以上的鋼鐵企業,沒有任何審批手續,環評法甩在一邊不用,就是一直通知停止審批,不管你合法的,不合法的都停止審批,真正的破罐子破摔的就是黑戶,監管部門都不想去觸及這一塊,關的了嗎?你取締的了嗎?
 
  柴靜:怎么關不了呢?
  熊躍輝:你開玩笑,一千萬噸鋼是多少人就業,十萬人就業,河北的鋼鐵是到了什么程度?已經到了你取締不了的程度。
 
  柴靜:一個地方有大量的工業重工業,布局集中,消耗大量的煤,而且還沒有辦法很好地控制污染,同時還無法取締和關停會是什么結果?我有一個好朋友叫老郝,也是我當年《新聞調查》的同事,十年前是她跟我一塊去山西拍的污染,她知道我們家是臨汾的,有時候會發張照片調侃我,說聽說你們家現在是全球污染城市之首。
 
  我也無可奈何,然后十年之后,我就把這張照片發還給了她,再看清楚點,為我市退出全國七十四個城市空氣質量排名倒數第一而喝彩,這是他們家河北的標語,很遺憾的是這個城市(三個月后)又反彈回了第一名。
 
  但這種玩笑真的,是讓人心酸,而且對于一個居住在北京的人來講,只要偏南風一吹,從河北來的污染物會這樣過來,空氣是沒有墻的,什么叫同呼吸共命運,這就是。
 
  我還有一個朋友叫老范,她是江蘇人,以前我跟老郝兩個人爭論敝省還是貴省更污染的時候,她就在旁邊說,哎呀我們南方人真的不知道什么叫污染。
 
  現在她們華東也淪陷了,但她很奇怪,她說,不可能吧,我們華東至少跟煤應該沒有關系,因為我從小到大都沒見過煤,對,我給她看這張圖,這是你們家(附近)的鋼鐵廠,這是你們家(附近)電廠,這是你們家附近的水泥廠,在你們江蘇,每三十公里就有一個電廠,而且這些企業現在排放的情況怎么樣呢?
 
  在這我們就能看到,此時此刻,它們的排放,紅色的全部是超標企業,稍放一點你就能看到,在華東整個地區到底有多少在超標排放,而被夾在中間的上海,它自己燒的煤也不少,它是單位燃煤量最高的國際性大都市,每一平方米的土地上要燒掉十公斤煤炭,我們的煤越燒越多會是一個什么后果?有一個我從來沒想過的問題,就是好煤會燒得越來越少,對嗎?
 
  那我們怎么辦?那么劣質的煤炭就會越來越多,劣質到什么程度?這是我們常見的煤,這個呢,這是煤嗎?我最初認為這肯定不是煤,這是木頭吧,因為還看到紋路,包括上面的化石,但是洗煤協會的人告訴我,這就是煤,它叫褐煤,是全世界最年輕的煤,年輕到了它的煤化程度特別低,一燒的時候將近有一半會變成黑灰全都飄在空中,那這樣的褐煤我們用了多少呢?
 
  這是這些年來,我們生產它的曲線,它造成的后果是這樣,2013年10月21日,第一天供暖的哈爾濱,它的霧霾保鏢PM2.5在一千以上,當天的哈爾濱人們是這樣生活的,我問過哈爾濱環保局,我說聽說你們那兩天車開出去,公共汽車都開丟了,他苦笑了一聲說,別說公共汽車,連我們局長都丟了。
 
  說他那天到現場去檢查工作,沒一個人認出他,因為霧霾太大,哈爾濱的霧霾就是因為他們燒了兩千多萬噸的褐煤加上在2013年的時候,全國幾十萬臺這樣的小鍋爐,沒有任何標準,也沒有任何監管,就這么一燒,就這么一排,就這么一放,你在高空往下俯瞰的時候,一千兩百萬人,就像是被水泥砌在了底下,煤本身并不一定意味著臟,德國也用褐煤,但是德國人會把它們清潔,把它們進行提質,煤是可以弄干凈的,英國人是百分九十五以上都給它洗干凈。
 
  那么在中國我們洗了多少呢?我們才洗了不到一半的煤,剩下的另外一半當中基本上有幾億噸是沒有任何用,而且又污染又浪費的叫灰分的東西,我們就這么把它拉著,用汽車拉,用火車拉,滿世界地跑,再放到煤爐子把它燒出來,毫無作用。
 
  造成的結果是這樣,很多這樣的煤是被我們普通的居民給燒掉了,即使在中國城市里面,我們現在都有四分之一的人是在燒散煤,他們燒的量不算大,只有百分之二十,但是這百分之二十排放出來的二氧化硫,跟所有的大電廠加起來一樣多就這么厲害。
 
  最要命的是,它的毒性還非常大,在北京,冬天PM2.5的毒性遠遠大于夏天,光致癌物的含量就是夏天的二十五倍,它為什么會這么高?就是因為散燒煤炭是主要原因之一,它的致癌物的排放因子是非常高的,中國人幾十年來早就已經在承受這種散燒煤炭帶來的痛苦。
 
  在云南的宣威,有一個叫虎頭鎮的地方,(散煤燃燒導致它)是全世界肺癌最高發的地區之一。
 
  這是一個肺癌晚期的病人,他在咳血,但是他已經沒有力氣去驅趕蒼蠅了,所以他就請別人在他的身上放了一張粘蒼蠅的紙,這是這個老人和這些年他身邊,被肺癌剝奪走生命的人。
 
  而有的家庭已經空無一人,我們總是聽到一種聲音說,中國還是發展中國家,跟我們談環保太奢侈了,但往往受污染最嚴重的就是最窮的人,他們最容易受到傷害,他們最需要發出聲音,他們最需要得到幫助,這些年來,我們的煤消耗大,結果是越來越劣質,還缺乏清潔,排放也缺乏控制,它造成的結果就是這個。
 
  在中國,煤炭消耗量越多的地方,它的PM2.5的濃度幾乎也就是越高。
 
  李俊峰:我就說把煤弄干凈最簡單的辦法,我們要降到20(億噸)以下,我們的天一定是藍的,我們做不到這一點我們的煤能不能集中去燃燒去,把散煤降下來集中去發電去,我們即使再退一步,這一步你也做不到,我們把散燒的煤洗干凈行不行。
 
  柴靜:如果這個煤能夠洗干凈的話,現在排放。
 
  李俊峰:至少減少一半,我們現在的改變就兩條,必須把煤給降下來,或者把煤弄干凈。
 
  王躍思:如果我們目前的環保設施(和法律),就目前全100%都到位了,我們的塵排放跟二氧化硫排放,應該比現在低60%,我們的氮氧化物排放應該低35%,咱們中國的污染治理,第一得靠管理,第二還得靠管理,第三還得靠管理,習總說,法律的尊嚴在于執行。

轉載需知:本頁內容為編輯手工碼字整理,轉載請注明來源,違者必究,謝謝配合。鏈接:http://www.wangchaocheye.com/wenan-228.html
上一篇:蒼穹之下 第三集:復合污染 燃煤+燃油
下一篇:蒼穹之下 第五集:油怎么了?
懶人圖庫
分享按鈕
欧美亚洲国产免费高清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