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來到文案迷,我們是一家專注于廣告文案、廣告詞、廣告語的網站。

蒼穹之下 第六集:環保部去哪了?

2017年02月22日   相關:汽車污染 環保 柴靜ChaiJing
       柴靜:所以有一天晚上,有一個從事環保工作的人給我發了這張照片,這是1999年的報紙,當年他大學畢業,他說他受到感召,然后進入環保局,很想有所作為,他說現在我怎么覺得我有的時候就是一個吉祥物呢,我安慰他嘛,我說你怎么這么說,他說你是一個調查記者,你應該比我更清楚吧。
 
  (如果)你沒有土地手續您敢不敢建?
  任保明:不敢建。
 
  柴靜:您要是沒有這個工商手續,沒有稅務,您敢不敢建?
  任保明:不敢,不敢。
 
  柴靜:那為什么沒有環保手續就可以?
  任保明:環保手續應當是有,應當是有,慢慢就有了。
 
  柴靜:慢慢就有了。
  任保明:嗯。
 
  柴靜:這些情況你們發現了沒有?
  曾樹茂:都采取過措施,現場檢查,詢問筆錄,處罰決定。
 
  柴靜:那事實是他建成了還投產了。
  曾樹茂:該走的程序走了,該下的處罰決定書下了,企業不去停咱們也沒有辦法,就是這種無奈吧。
 
  柴靜:那你這個就算是違規建設了。
  任保明:哎呀,不違規的也不多吧。
 
  張旭光:政府對于焦化我們始終是冷靜的,我們采取措施之后呢,后面的這股勁我們給壓住了。
  柴靜:壓住了?壓住了還會有這么三十多個違規項目上來嗎?
 
  張旭光:作為孝義我們態度是堅決的。
  柴靜:如果你們態度是堅決的話,那么這些違規項目就應該一個都不能上馬才對呀。
 
  劉向東:它這個貓呢是地方政府養的貓,它這個貓能不能捉耗子,捉幾只是由政府部門說了算,不是環保部門說了算。
  柴靜:我們走過了長達幾百米的海岸線,看到的都是同樣的黑色化學瘀泥,聞到了四到五種化學藥品的味道。
 
  我們在這坐在這聞到的這種次比味道是什么味道?
  陳志明:我的嗅覺可能不是像你們那樣的靈敏。
 
  柴靜:您是說您聞不到?
  陳志明:沒有(您)那么好的靈敏度。
 
  柴靜:一噸鋼,如果把它所有的環保成本省下來,不去裝的話,它能夠省一百塊錢,一噸煤,能夠省一百五十六塊錢,一輛車如果不裝環保設施的話能夠大概省兩萬,油品少升級一次,能夠省五百個億,十年前我問空氣中是什么味道,我沒有得到答案,現在我知道了,空氣中是錢的味道,當年拍攝那段采訪當地的市委書記跟我說,你可一定要拍下我治理污染的成果啊,所以他就讓我們拍了這段。
 
  他很滿意,說了一句話,小柴啊,我這個是為你們炸的,三年之后我又去了,原地建了一個更大的,倒是裝了環保設施,我問說運行過嗎,老板搓了搓手說,哎呀快了,當時那個書記跟我說,都跟我講環保跟我講環保,我問你,誰敢把中國的經濟掉下來,我也想知道這個答案,所以十年之后我就去了河北的鋼材市場。進去之后,空空蕩蕩,這些粗鋼都已經生了銹,埋在荒草里頭,然后有的都做了鳥窩,我就問這個經銷商小伙子,我說生意怎么樣,他說你看看旁邊有車來拉嗎,他說這么多企業生產的都是一模一樣的最低端的東西,而且只靠量競爭,只靠價格競爭,到最后我現在還不如去賣白菜呢。
 
  我們生產一噸鋼,要消耗多少能源呢?六百公斤煤炭,三到六噸水,我們要排放多少呢?這么多二氧化硫,還有這么多煙塵,那生產這么一噸鋼它現在利潤有多少?你可以猜一下,多少?一千?連一只葉蛋都買不著,一噸鋼2014年(的利潤)不到兩塊錢,那我們燒一噸煤呢,我們大概得排放多少污染物,這么多二氧化硫,這么多二氧化氮,這么多一氧化碳還有這么多粉塵,你也可以猜一下一噸煤現在利潤多少,兩個葉蛋,你還真是高估了,它的結果就是連一杯飲料都買不著。
 
  我們三十九個重工業當中,現在二十二個嚴重過剩,所以中石化的曹湘洪先生有一句說的是挺準確的,就像一個人,胖,但是虛胖,可是,這些企業現在還在接受著大量的補助,可以看一看,這是2011年到2013年政府給予這些鋼鐵的上市公司給它們的補助,其中有一家企業為了避免讓它退市就隔一年給它補一次,補多少呢,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千萬、億、二十,二十億,隔一年二十億,而其中有一家已經嚴重虧損的企業在拿到這個補助之后,在他們的辦公室里面掛了這么一個條幅,貼身肉搏,刺刀見紅,誓比某鋼便宜一百塊,所以央行的副行長劉士余把這些企業叫做僵尸企業,它們在消耗著大量的金融資源,們將給我們的實體經濟帶來不可估量的風險,而這些企業到目前為止還在擴張。
 
  前兩天我收到一個小女孩的信,她跟我說,她們家邊上的焦化廠到現在還在擴建,要把她們家的房子拆掉,她爸不同意,然后她爸就被打傷了,她希望我能幫幫她,這個女孩就是十年前那個看不到星星和白云的王慧卿,我問她你現在身體怎么樣,她說阿姨我現在顧不上身體,我現在只想讓我們全家能夠有一個住的地方,還好前兩天我給她打電話,她說那個焦化廠的老板剛剛被紀委帶走了。
 
  但是這些已經被認為是嚴重過剩的行業,還有將近一半的省份在十二五規劃當中仍然把它們列為支柱產業,理由也很簡單,如果你城鎮化還要發展,只要提升百分之一,這些東西都能消化得了,只要你蓋房子就需要鋼鐵,只要你修路就需要跑車,不是嗎?
 
  清華的江億院士告訴我,中國的城市也已經到了嚴重過剩的程度,甚至比工業有過之而無不及,我不太相信,因為我覺得三十年來像我們這樣普通家庭的變化和對生活的改善都是依靠城市化的建設來進行的,在我小的時候我跟我妹妹出生在這么一個大宅子里,它有三百多年的歷史,住了十幾戶人,后來這個條件改善了,到了我媽的工作單位,我們分的房子,這個房子有十二平米,住我們五口人,晚上睡覺的時候呢,我們就把這個床板再加一塊木板用椅子墊著,就變成雙人床,這是我臥室的窗戶,還挺洋氣呢,實際上這個臥室很小,它沒有窗,所以我只好在上面掛了一幅畫,代表一個小小文藝女青年的幻想。
 
  這個是我要去上大學的時候,那個縣城的樣子,每天我就走這條路去上學,它那個時候還是這樣一個面目,那我們家這么多年的變化證明千萬個普通人的家庭是需要建設的,(江億)他問我你是不是好幾年沒回山西了,我說對,他說你去看看吧,在今年我就帶著孩子回一趟山西,沿途用手機拍下這段視頻。
 
  我為我的家鄉能夠有一些變化感到特別高興,因為那里的人們需要富裕,需要發展,但讓我意外的是,我在這個縣城里看到了那么多的房地產廣告,和那么多的樓盤,但是它們空著,我就問我一個親戚,他投資了當地的房地產,我說這個樓盤到底賣出去多少,他說兩三成吧,我說那為什么賣的少呢,他猶豫了一下說好像官員實名制之后就賣不出去了,他呢就把我們全家人安置進了當地的一家酒店里面,我一到酒店門口差點嚇回來了,因為它是一個聲稱是五星級酒店,而且是安排了一個總統套間,我說千萬不要,他說哎沒關系,才兩百多塊錢。
 
  我們家開車進這個停車場,這個停車場一盞燈都沒有,烏漆抹黑,然后就顫巍巍過來一個大爺拿了一個手電筒,給我照著,然后一路又把我們送進酒店大堂,然后又照著手電筒把我們送過走廊送進房間,整個酒店連燈都沒有,因為沒有人住。
 
  回到北京,我跟江院士又聊起這件事情,他跟我說你看到的山西只是中國的一個縮影,在中國,每天要消失八十個自然村,我們房屋的平均壽命只有30年,在中國一共有200多家地級市,其中184家要建成國際大都市,現在中國有13億人,但如果我們把目前城市規劃當中這些人口都加起來的話它是34個億。
 
  1998年,我拿著一個小箱子來到北京的時候,在這兒上學,找到工作,在這個城市找到我自己的價值跟歸屬,如果沒有中國的城市化的話,我現在應該是在山西我父母幫我找的一個單位里面戴著藍袖套打著算盤度過余生,城市給了我們個人的自由,也給了這個國家三十年來的繁榮,未來還會有三四億人要進城,這個必然到來不可避免,他們會給這個國家帶來不可思議的文明和財富,但是假如用投資拉動工業或拉動城市發展的模式不改變的話,結果會是什么,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做的測算是十五年之后我們的耗費量會達到六十億噸,我們的用車量會達到四億量,這意味著什么,清華的倪維斗院士告訴我說,這意味著:

我們將在用光所有的資源之前我們就用光所有的環境容量,這意味著在中國霧霾還只是剛剛開始,堵車只是剛剛開始。

轉載需知:本頁內容為編輯手工碼字整理,轉載請注明來源,違者必究,謝謝配合。鏈接:http://www.wangchaocheye.com/wenan-230.html
上一篇:蒼穹之下 第五集:油怎么了?
下一篇:蒼穹之下 第七集:我們怎么辦?
懶人圖庫
分享按鈕
欧美亚洲国产免费高清视频